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拼车司机称每天接顺路单:2个月挣一部iPhone6

社会新闻厦门网 2015-05-25 06:07

拼车司机称每天接顺路单:2个月挣一部iPhone6

嘀嗒拼车已经成为流行的约车软件之一,但车主使用其收费接送乘客被认定为非法营运。/晨报记者张佳琪

关于解决出行问题的软件,晨报最近进行了系列报道:手机接单后出租车顶灯立刻变成“电调”,市交通委、出租车企业和打车软件平台已经成立全国第一个“约租车管理办法工作组”,专车合法化难题有望破解……我们看到,政府正以开放的理念探索着创新管理。

然而,新事物总是层出不穷——戳一下手机上的App,就有司机开着车到楼下接你,车费不到出租车的一半。嘀嗒拼车提供这么好的服务,靠谱吗?

晨报记者兵分三路,分角色体验了乘客和司机。在体验过程中,记者发现,该拼车平台由于不需要司机的车辆保险信息,一旦中途出现事故,乘客和车主的利益都没有保障。而乘客的信息更加简单,连基本的身份核实都没有,车主的生命财产安全就只能碰“运气”。

对这一还存在诸多问题的“新兴事物”,主管部门和专家的态度不完全一致。交通管理部门明确表态:嘀嗒拼车属于非法运营,会坚决查处。市政协常委,市侨联副主席屠海鸣则认为应予以鼓励,给予这种创新模式一个观察期。

[记者体验] 司机在前台可随意取名

5月22日下午,记者注册成嘀嗒拼车的司机。

打开嘀嗒拼车App,红白色的页面看起来十分清爽。输入手机号后,很快就获得验证码,完成了快速注册。注册完成后页面提示,需要完善个人信息,包括上传车主头像以及补充车主的个人资料。

记者直接选择了“下一步”,忽略了该环节。进入主页面,可以选择“车主”或是“乘客”。记者注意到,如果是“乘客”,无需提交任何个人身份信息认证,而想要成为可以接单的“车主”,则需要提交相关资料,进行验证。

记者尝试点击“上班约车”,弹出的对话框提醒记者:“您还未告诉我们您开什么车呢。”选择“马上补充”,进入验证车辆信息环节。记者需要输入车牌号、品牌型号及车辆颜色。验证程序继续:上传行驶证照片、驾驶证照片,以及车辆45°角的全车身照片,并附有清晰牌照。

记者按照嘀嗒拼车App的注册流程,上传上述三张照片,输入驾驶证上的身份信息,系统很快就认可了记者的“车主”身份。不过,记者注意到,在这个环节,系统除了对车辆信息进行审核外,并未要求验证车辆的保险、实际驾驶员的信息。记者在司机一栏随意输入“姚先生”作为司机姓名,系统也未提示司机姓名与驾驶证、行驶证信息不符。

那么,如果发生车祸或是纠纷,谁来赔偿乘客和司机以及车主的损失?在体验过程中,作为司机的记者并未与嘀嗒拼车平台签订任何协议,而软件自带的一些须知,平台也没有强制推送,记者根本就没有点开阅读。

系统推送各个时间的业务

身份认证完毕后,记者的头像上顺利加了“V”,真正成为拼车司机,可以接单了。

接单页面显示三个选项:上班接单、下班接单和附近接单。记者在地址设置栏中输入“家”和“公司地址”信息,并选择了上班时间和下班时间。很快,接单信息中就出现了线路相匹配的乘客:陈先生,上车地点龙江路齐齐哈尔路,下车地点嫩江路,车费26元。

记者随意点击一个乘客头像,即可查看其具体线路轨迹,而系统也会直接计算出所需拼车费用,乘客还可以选择自主增加一定的“奖励费”。

尽管嘀嗒拼车宣称,平台上所有的车辆均为顺路车,车主是在上下班途中顺便载客的“中国好邻居”。但记者在体验中发现,除了普通的上下班预约之外,嘀嗒专车还新增了“附近订单”功能。这个功能会向车主展示两小时之内附近的用户发出的乘车需求和路线,车主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和出行计划来进行协调。

这样一来,记者就可以随时随地接单,和先前设置好的上下班顺路捎带客人的性质不一样了。如果记者是一个黑车司机,就可以不停地接单。

更奇怪的是,即使记者选择上下班接单,输入的也是相匹配的工作时间和线路,但系统还是会主动推送线路相近但时间却截然不符的订单。其中就有一单周六凌晨0:10的。记者很纳闷:既然是根据车主设定的上下班时间,自动搜索路径和时间相近的订单,系统为何还会向车主推送凌晨的订单?是在引诱车主跑“黑车”吗?

有车主开的车与软件不匹配

5月22日晚上8点20分,记者驾车来到热闹的西藏中路汉口路。晚上8点多,来福士广场门外,等候打车的人沿着西藏中路公交车站一路排到了汉口路。

记者打开嘀嗒拼车,选择车主界面,进入附近接单,很快跳出了十多条拼车需求。记者注意到,由于是拼车软件,而非专车,因此系统并不能实时下单,而需要给予车主一定的提前量。实际上,如果记者是黑车司机,这个时间的“提前量”正好方便司机开车前去接客。

记者选择了距离约400米外的陈先生,他的目的地为杨浦区五角场。点击抢单,成功。嘀嗒拼车很快显示出乘客已经确认拼车,并通过系统自带软件将乘客个人信息、电话发送给记者。同时,记者所驾驶的这辆车的车辆信息也被推送到陈先生的手机上。接单成功,记者驱车前往400米外的南新雅大酒店等候。系统显示,陈先生的预约时间为晚上8点40分,不到8点30分记者就顺利抵达指定地点。不过,陈先生姗姗来迟,在打了3个电话后,对方终于说清楚自己的详细位置。原来,因为GPS定位不够精确,陈先生在距离100米外的另一个路口等待。

陈先生上车后,说的第一句话出乎记者预料。他说终于坐到了与预订车型相同的车子了。原来,陈先生共有3次拼车经验,前两次乘坐的都不是软件中显示的车辆。

“上次拼车时,软件里显示的是红色别克,结果来接我的是一辆黑色普桑。我怀疑是黑车,但司机说车子坏了,临时换车。”陈先生说,毕竟拼车也是为了图便宜和方便,对于车型和软件是否匹配,也就不那么计较了。

无驾驶员操行评分

5月21日上午8点,记者准时上了一辆车,车况整洁,司机“阿童木”是一名30岁左右的小伙子。他告诉记者,自己住在浦江镇,单位在中春路,正好可提供顺风车服务。

车驶至外环线虹梅南路出口时,“阿童木”被交警拦下。原来,“阿童木”没有系安全带。“阿童木”无奈地将车靠边停下,然后下车接受交警处理。大约10分钟后,“阿童木”回到车上,懊恼地说:“被罚了50元,还扣了2分。我从拿到驾照至今已有近10年,还没被扣过分呢,真是大意失荆州。”

由于“阿童木”接受处罚耽搁了时间,车抵达目的地时,时针已指向8点50分,比预计的时间晚了近一刻钟。记者在车上打开手机App,确认行程结束并通过微信支付了费用。在司机的要求下,记者在App的评价页面给予“阿童木”五星评价。阿童木说,如果给他5分好评,他还能得到额外奖励5元。

系安全带这样的规章是每一个司机都会遵守的,“阿童木”说他近10年没有被扣过分的说法值得怀疑。记者了解到,嘀嗒拼车平台在招募车主或者司机的时候,并没有对驾驶员的操行品第进行考评,而对保障驾驶员和乘客安全来说,这一点又是至关重要的。

[对话司机]

两个月能挣一部iPhone6只要不被举报就一直干下去

5月21日,记者在预定的上车地点上了一辆外地牌照的车。司机刘先生跟记者聊了一些关于这个行当的事儿。

记者:拼车这行当,到底有多大花头?

刘先生:两个月挣一部iPhone6还是没问题的。我干了40多天,每天只接上下班顺路单,已经挣到了将近4000元。

我家离你的出发地大约5公里,也就是往返一程,要多跑10公里路,但是我还是觉得很合算才接了单。这一单你付了41元,嘀嗒平台补贴30元,你一会再给我一个五星好评,我还能拿5元,第二天就能到账,我看还是很合算的。回来途中再带一个,一天随便弄弄,都有100多元的收入。

记者:你干这一行不耽误工作吗?

刘先生:主要是上班时间有时候不好把握。你今天只让我等了3分钟,算是好的。曾有一个乘客,让我在她的小区门口足足等了15分钟,还没见到她的人影。我打电话过去,她说在照顾孩子,让我再等5分钟,遇到这种不准时的乘客,确实挺郁闷的。我又不能放弃,怕她投诉。

所以,我接上班路上的单,会尽量接早一点的。这样即使等一等乘客,或者路上出什么状况,我也就有充分的时间周旋。有时候,乘客下单的时候说是一个人,可是上车一下子来了好几个人。我如果不让人家上车,肯定会发生冲突。有时候,乘客还要我绕一段路去接另外一个人。

下班时间,我也稍微接晚一点的单,万一公司临时有什么事我不能准时走呢?

我这样早出晚归,也算是在干兼职。要挣钱可能要付出时间和精力。不过我花费的时间,得到的回报是看得见的,所以干得很起劲。

记者:你只知道我姓什么,而且这个姓也可能是假的;你也许没有注意到,我上传的照片是假的;而且,我也没有留下身份证号码。如果我是个身强力壮的人,或者一起上来几个,对你采取挟持措施,你怎么办?

刘先生(看了一眼记者):我只能说劫车这是小概率事件。你看我这车,不值什么钱。再说,如果你们一次上来两三个男的,我肯定会警觉。我也知道嘀嗒拼车平台没有要求乘客输入身份证号码,这的确是一个漏洞。对正规出租车公司的司机来说,他们同样也要面临这样的风险。所以,我们宁可信其无。

记者:你这拼车跟黑车没啥区别,要是被执法部门抓住了怎么办?

刘先生:还能怎么办?拖车呗,罚款呗,挨处分呗!我也知道这存在一定的风险。但是我个人觉得,拼车跟黑车还是有差别的。比如说,你到莘庄,打出租车少说要180元对吧?拼我这个车,你只要付40多元,我的收入也就70多元,不到出租车的一半。

我们虽然能够获利,但是不以获利为目的。交管部门要处罚的时候,我们也是有话要说的。不过,这样的事多了去。民不告,官不究。只要你不要下车后就举报我,我这个生意就可以一直做下去。

[事故案例]

乘客开门撞车,车主不敢理论

30岁的白领王先生住在闸北区东宝兴路,工作单位在陆家嘴。最近,他从单位同事处得知,只要在手机上安装“嘀嗒拼车”App,就可以在上下班的路上搭载“顺风客”,“收取的费用不高,但足够补贴油钱”。

王先生尝试接了几次单,搭他“顺风车”的乘客大多也是陆家嘴白领,且年龄和他差不多。枯燥乏味的上班途中,有一名同龄人聊聊天,在王先生看来也挺不错。

不过,这种“既赚了油钱,又可以交友”的搭车模式,在5月11日晚却出了一桩意外。

当天傍晚下班时分,王先生看到附近有人发出搭车订单:一名女白领要从浦东陆家嘴到虹口海伦路,车资为15元。“我回家正好途经海伦路,于是立即抢下这个订单。”王先生告诉记者,当他驾车来到附近一幢写字楼接上乘客时,才发现乘客不是一个人,而是两名女子,其中一名到海伦路,另一名则到大连路昆明路。

“虽然搭车规定是一对一的,即一名司机只能搭载一名乘客,但我想想本来就顺路,就同意她们上车了。”王先生驶出大连路隧道后,一路前行至大连路、昆明路路口,这时一名女乘客称要下车。

“我把车停在路口处,这名女乘客打开车门下去。不过,她把车门打开的幅度过大,几乎到最大位置,而且她还和车上的另一名女子说再见。”王先生回忆说,就在此时,从后方驶来一辆“三轮”,“三轮”车速非常快,车头擦着大开的轿车车门过去了,但轿厢无法通过,重重地撞在车门内侧。王先生当即下车查看,并试图找“三轮”车主理论,谁知“三轮”车主竟趁乱驾车逃之夭夭。

由于撞击力较大,王先生的轿车车门出现一处深深的凹痕,车门框扭曲变形。王先生认为,这起事故发生在路口,车流量巨大,自己确实不应该在路口停车,应该承担责任。但乘客开车门时没有注意到后方车辆,导致了事故发生,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不过,这名女乘客却不愿担责,还撂下一句话:“你本来就是非法运营的黑车,见不得光,就算你去打110,警察也不会管的。”

“说实话,听到乘客这么说,我心里也有点虚。”王先生表示,自己最终无奈地让这名女乘客离去。

那么,嘀嗒拼车是不是能够承担一定的责任呢?“我曾在嘀嗒拼车的网页介绍上看到,平台宣称‘拼车保险,保障双方’、‘所有行程均赠送中意财险20万责任保险’。”王先生告诉记者,他随后联系了嘀嗒拼车,但得到的答复让他大失所望:这20万元的保险只对司机和乘客的意外伤害进行理赔,对于车辆损坏不予理赔。

记者从4S店了解到,修复王先生的这个车损,需要整形以及调试车门锁,还要喷漆。材料费加人工费,至少需要1500元。

[官方声音]

坚决查处非法运营

对于使用嘀嗒拼车的经营行为,上海市交通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这是非法运营。“按照去年8月1日起实施的《上海市查处车辆非法客运若干规定》和《上海市查处车辆非法客运办法》,只要是非营运车辆从事营运服务的,我们将坚决予以查处!”

相关负责人介绍,《上海市查处车辆非法客运办法》规定,未取得营业性客运证件的汽车不得从事经营性客运活动。若有违反,将根据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进行处罚;对非法从事经营性客运活动再次被查获且存在安全隐患的,依法定程序没收用于非法从事经营性客运活动的车辆。对非法从事经营性客运活动的驾驶员,由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暂扣其机动车驾驶证3个月至6个月;对有依法应当吊销机动车驾驶证的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的,吊销其机动车驾驶证。

针对嘀嗒拼车的行为,这位负责人说,《上海市查处车辆非法客运办法》也有明文规定:经市交通行政管理部门认定客运服务驾驶员或者车辆不具备营运资格的,服务商不得提供召车信息服务。

[委员观点]

互联网+式“顺风车”不能一棍子打死

市政协常委,市侨联副主席屠海鸣长期关注手机打车、约车平台,并曾提出《从源头禁止“黑专车”非法营运》的提案。

在他看来,“嘀嗒拼车”和“滴滴”、“快滴”、“优步”等一样,都是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出现的新生事物,均为用户提供专车服务。不同的是,由于“嘀嗒拼车”是车主通过顺风车模式载送乘客,因此价格比后三者的价格低出不少。

那么,这种廉价的叫车服务是“互联网创新”还是“变相黑车运营”?屠海鸣认为:“对这种新事物,我们不能一棍子打死,移动互联网预约用车服务对于满足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性需求,推动市场资源配置,缓解出行难,节能减排等问题,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要给它一个发展的空间。”

屠海鸣表示,对于这种搭顺风车的新模式,相关部门和社会各界可观察一段时期,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新模式的优点、弊端将逐渐显现出来。这时,各方面人士可充分表达意见,展开讨论,最终形成对这种新模式在管理、约束、发展上的共识,把这种创新引导到正面、积极的方向。

“如果搭车的车主,向乘客收取的费用仅够补贴油钱和一定的车辆损耗,这种两厢情愿的事情有何不可?”屠海鸣表示,“搭顺风车”的费用因只收成本费,车主不应从中赚取利润。应本着公开、公平的原则,让乘客知晓每公里的费用。此外,车主或搭车平台还应购买相应的保险,在路上如果一旦出现交通事故、磕伤事故,车主和乘客的权益可得到保障。

[责任编辑:李奕佳,赖旭华 来源: 新闻晨报 ]
详情请关注: